熱門點擊  
·南昌之美美在水——人文地理南昌系列01
·陽明“心”路第三步:“圣人處此,更有何道?”
·104、八大山人的真名是叫“朱耷”嗎?
·000-我們今天應該如何研究和鑒賞八大山人?
·讀書: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之道——中國人的讀書人生03
·書:中國人的魂,中國人的命——中國人的讀書人生02
·人生立志,要抓住三個關鍵點——傳承中國文化的出發點和落腳處之03
名家賞析 更多>> 
--- 劉上洋 ---
·萬里長江第一灣
·劉上洋《老表之歌》研討會發言摘錄
·劉上洋長篇小說《老表之歌》研討會在京舉行
·難以攀登的美
·沒有一棵樹的城市
--- 彭春蘭 ---
·文學女人的情愫
·相逢何必曾相識
·楓葉情
·爸爸的吻
·媽媽的愛
--- 劉 華 ---
·我省著名作家劉華新書《一杯飲盡千年》出版發行
·酒中墨 杯中詩——讀劉華先生《一杯飲盡千年》有感
·飲盡千年的孤獨
·數點梅花天地心(序)
·去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掃墓吧
--- 朱法元 ---
·糾結的畸情
·南非遐思
·寶島情思
·啊,馬塞馬拉
·企鵝歸巢
  您當前的位置 : 大江網(中國江西網)  >  江西散文網  >  九江分會  >  楊振雩
 
沙湖山的動物
江西散文網    2010-06-29 09:44

  父母同我們常有的話題是沙湖山。前幾天,我們談到沙湖山的動物,一些幾乎消失了的動物借助父親的回憶,從那塊土地上奇異地復活了。

  那些動物,當它們在時空上都離我們遠去,不再危及我們時,它們便成為那永不再來的昔日生活的一部分,變得異常珍貴。

  沙湖山是鄱陽湖中的一塊濕地,動物的王國。除了人們熟知的珍禽候鳥外,其實還有許多動物曾經在此生息。它們也經歷了從全盛到衰落的過程,現在卻難覓蹤跡。

  早些時候,沙湖山的野豬很多,經常偷襲人家。有時一二十頭野豬從人們面前列隊經過,蹄子相互碰撞,閱兵似的。你得由著它們,千萬不能驚動,否則,就會遭到報復,而且它們的攻擊是歇斯底里的,不遺余力的。

  有一次,洲地上干活的人們,突然發現一頭單個活動的野豬,展開了一陣熱鬧的追趕。野豬體力極好,能堅持追到最后的只有一二個人。這時,狡猾的野豬便伺機掉轉頭來,將最近的那人一頭撞倒,用那又長又彎的嘴朝他狠狠地一掀,那人被高高地拋起來,重重地摔下來。野豬仍不罷休,接著猛竄過去,當他什么還沒明白過來時,野豬又是一掀,那人再次拋得老高摔下地。幸虧后面父親等人趕到,要不那人非散架不可。那人姓查,放牧的,他癱軟地坐在草地上,看著繼續追趕的人們撇下他漸漸遠去,哭得傷心得要命,他害怕自己再也見不著老婆孩子了。人們絕沒想到,野豬竟是這么會摔跤。

  父親還在種洲地時,有天晚上聽見老虎在茅舍外吼叫。第二天,一戶人家便發現欄里的豬少了。在通往柴堆的路上,血水撒了一地。再翻開散發著熱氣的柴草,那頭豬被吃剩的部分正藏在里面。

  有一回,父親和他年齡相仿的侄子一同從沙湖山回老家蓼南,要穿過三十里洲地。父親背了個布袋,那條黑狗若即若離跟在身邊。這條狗十分強悍。狩獵時,從沒空著回來過。它曾經追著一只獐,嘴巴咬住了獐的一只腳。那頭獐拼命往前躁動不止,黑狗緊咬不放,硬是給獐拖出幾十米遠才不得不松口。

  父親倆走了約莫十里路,快到賈公山時,河對岸有人手擱嘴邊朝他們大喊:“喂——你們別走,有老虎!”父親猛地一怔,向河對岸看去,有兩人提著獵槍,氣喘吁吁頓在岸邊,望著河水發呆。

  水面上有個東西支棱著大大的耳朵在快速游動,后面劃出一道水線,兩道白波隨著它的前行向兩邊自然排開。那東西很快游到了岸邊草地,縱身一躍,爬上了陡岸,威風凜凜地立在洲頭,昂然四顧。它全身抖了一下,水珠四散飛濺,在陽光下閃閃發亮。這是一頭黃斑老虎,額上寫著個清晰的“王”字,顯然那是上天賜封的。它懶洋洋地回過頭去,看了一眼對岸上的人。盡管他們手里有兩桿槍,但打的是散子,對那些禽類具有殺傷力,而面對這個大家伙,只能傷點皮肉,弄不好引發虎威,反而傷了自己。所以,他們遲遲不敢開槍。

  父親聽到喊聲時,已經晚了。他們原地立定,有些進退兩難。

  老虎從容不迫地向東走去。東邊是一望無際的草地,再過去是蚌湖,盡頭是一條大河,大河邊上是東湖和吳城所在地。它要去哪里?或許,它只想去到獵人看不到的草叢中躺下來歇息。

  老虎橫穿河邊那條路時,恰與父親他們相遇,相距不到五步。那條驍勇無比的黑狗變得噤若寒蟬。它聞到了那股濃重的氣息,那種只有百獸之王才特有的氣息。事實上,黑狗也從未見過老虎,它如此的懼怕,或許基于這點:當初老虎的氣息通過嗅覺進入它遠祖的大腦后,被轉換成一種識別碼,再沉淀到種族的血液中,讓它們的后代即使用不著學習,僅靠本能就懂得規避這種危險。

  父親是個壯實的漢子,可以推斷,他是在生命最旺盛的時期遭遇老虎的。他背著染成藍色的布袋站在那兒,身邊是嚇得瑟瑟發抖的侄子,腿部還明顯感覺到那只狗在一點點縮緊。那一刻一切都凝固了,四周的草地更顯得地老天荒,風在草尖不真實地流浪。父親也有些害怕,不過他想得更多的是,得想法把身邊的人和狗原原本本地帶回去。他帶著對強大生命力無比敬畏的目光盯視著老虎,眼皮一眨都不眨,害怕就在眨動的瞬間,會有什么從身邊失去。

  老虎的尾巴有點下墮,畢竟遭到追捕,多少有些沮喪。不過,它依然不失尊嚴,腳步穩健有力地挪動。和父親他們交會的那一刻,它沒有停下來,只是抬頭朝他們看了一眼。這一眼跟剛才它看河對岸的獵人有著明顯的不同,它僅僅是看一眼,不含敵意,只是多少有些警戒。

  老虎走了。走了好遠,黑狗才從它那濃重得讓它窒息的氣息里掙脫出來,它走在主人的前頭,尾巴重新擺動起來。

  早先,父親在涂家埠看過一百五十斤重的烏龜,還有一百多斤重的大蛇。那蛇是用玻璃箱子裝著的,底下墊了棉絮。第二回父親把爺爺也帶去看了。那是種性情溫馴的莽蛇,它由著人隨便拿捏也不發怒。

  在沙湖山,父親看到的蛇恐怕還要大得多。那時,我家住在沙湖山小島北面叫躍進門的地方。初夏的季節,湖水漲起來了,尚未平洲頭,也就是說河岸上那些較高的部位還沒被淹掉。那天刮的東風,湖里有菜畦般深的波浪,不過,湖面還沒現白。岸邊有人發現從東面漂來一叢木料,后來的人也看到了這一點。大家都準備著打撈上岸。那時木料十分緊缺,屬稀有物資。

  木料漸漂漸近,東風把波浪打在上面,濺起片片水花,襯托出木料的烏黑發亮。中間那根木料似乎要大得多,但不妨礙作為一個木排的整體隨波逐流。它們漂移到哪里,哪里的魚兒在不停地跳躍。

  近前,人們才開始懷疑,那些時沉時浮的東西根本不像木料,很有可能是一群大蛇。它們足足有十來米長,為首的那條,腦袋浮出水波,似乎在左右擺動。那些受驚的魚蝦頻頻躍出水面,好像水底沸騰了。人們不寒而栗。

  朱廣志是沙湖山墾殖場的副書記,腿部曾在戰爭中負傷,他掏出兩支手槍,對父親說:“老楊,我們把船調過來,過去干掉它們!蹦菚r,小船都停泊在楊柳津河里,要過到湖里來,還得有人抬過河岸。

  就在船工在準備船只的當兒,那些“木料”連同那些驚動的魚蝦,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,好像一根木頭沉到水下去了,就再也沒上來過。

  有人解釋說,那條巨蛇是將軍爹,是一方神靈,他輪番在獅子山和沙湖山之間坐鎮,每處呆上五年就換一換。當地人在沙湖山靠東邊島岬上建了一座將軍廟,文革中毀了,后來又重建了。

編輯:駱寒蕾
來源:江西散文網
    相關新聞:
我來說兩句:
[ 網友留言只代表個人觀點,不代表大江網立場 ] 昵稱:     
    請理性評論、文明發言,勿發布違法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我們將不予發表或刪除可能引發法律糾紛和損害公序良俗的信息。
少妇黑人粗硬中出视频在线观看|国产99精品一区电影|国产在线一二三|在线播放91灌醉迷J高跟美女